主页 > 定义知识 >你一定要知道的台北超正潮妹!身兼模特儿和DJ的傅昱Coral >
你一定要知道的台北超正潮妹!身兼模特儿和DJ的傅昱Coral

    採访撰文╱李昭融  摄影╱Chou Mo  化妆髮型╱Chun Hua Huang 

    很难形容傅昱在做的事情,因为她既是地下圈人人熟知的DJ,也是光鲜亮丽的模特儿。原本念护校的傅昱,深感自己不相信教育体系,宁愿打两份工,也不愿意妥协于不平等的待遇,而走上了音乐与模特儿这条不太寻常的路。

    音乐就是一切的开始

    没有模特儿经纪公司,唯有喜欢的 Case、朋友介绍的才会接。也因为热爱摇滚乐的爸爸,傅昱从小就喜欢音乐,从金属、摇滚到嘻哈全部都听,后来这几年也开始接触电子,实验性的 Club 和结构式的电子音乐是她现在最常放的类别。「音乐对我来说是当下的情境,会想把心情投射在音乐上,当我走在路上、坐公车的时候,听的旋律会让心境跟处在的世界结合,觉得自己就是电影里的主角。」

    她是个无法逼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的人,即便是在金钱上面,也会选择用有趣的偏门方式去赚钱,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在很幸运的情况下遇到这两个有趣的人生方向,也很幸运的可以在现在充斥商业、缺乏创造力的模特儿产业找到自己的定位。」傅昱这幺说。

    时尚就是每天都不一样

    时尚对她而言从没有一定,要自己去创造,游戏规则也可以自己订,讨厌体制、规矩跟规範的她,在风格上完全控制跟掌控。「风格可以随时脱离自己的躯壳、扮演不同角色,不受限制地创造自己的角色。跟我一样是杂食性动物、随时在变,追求新鲜但有时代的影子,我的风格就是我生活的缩影。」

    像她今天的打扮就是她平时派对的装扮,Underground 又 Indie,还带点动漫风格。「我的时尚风格就是想每天打扮成不一样的人。今天想当家政妇,明天是上班族,后天想要当高中生。因为我觉得人生只有一次,我想要不一样的角色。今天打扮就符合我最近很想派对的心情。2018算是我长大最多的一年,大概知道自己喜欢什幺东西,不会像以前烦恼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时尚最重要的就是打破规矩,想像自己在玩模拟市民。」

    电影滋养了我

    电影和音乐是滋养傅昱的重要元素,从小就喜欢看电影的她,《水牛城66》和《苏州河》是她对爱情幻想的样子,毁灭却浪漫的气氛让她迷恋。小时候因为身边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网路也滋养了她。「如果问是什幺滋养了我,会想套用我很喜欢的导演毕赣专访讲的一段话:『我生活的环境不像法国的青年,可以去奥塞逛一圈,看大师的作品。我都在看狗怎幺走路、人怎幺撒尿。到大学有图书馆才看书,但我记忆力不好,看完就忘掉了。』围绕在我喜欢的东西里就已足够,电影、音乐,动漫、漫画、派对…什幺都可以形塑我。」

    做了再说吧

    傅昱说自己没有公主命,但有公主病。「油麻菜籽,我妈总是这样跟我说,说我们是油麻菜籽,随风而吹,随风而生,不管怎幺样都能生存下去。我也像是个疯婆子,很容易把自己丢在某种状态,然后拼命的想把平常的自己丢掉,玩到最极致。」

    聊到自己的人生哲言,她说:「我小时候一直信仰的一句话,就是『Fuck now,suffer later』。虽然长愈大愈觉得还是要妥协,但是我很常失控,就是先做就对了。我的梦想是让台北的气氛变得更好,不管是 Party 也好、性别也好,所有东西都保持着最开放的态度。因为我一直会想找新的东西,所以我想要看到这个城市可以一直在变,有幸遇到一些朋友也是有同样的想法。」

    从最近关注的议题「Have You Seen Him?」,到朋友刚刚在台北开的夜店「Final」,生活多彩多姿的傅昱,希望可以让音乐、派对、时尚的能量传染给更多人。「Final 的理念就是黄立行的一句歌词『新的宇宙、新的开头,能够接受我这流星的自由。』想让年轻人接受不一样的东西,不只是主流,我们在音乐上提供了不一样的选项。想看我的时候,来FINAL就没错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