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定义知识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 >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
    德国站后到比利时站前,F1有为期四週的「暑休」(但你看到本期时已经「开学」),但面对Ferrari战绩的低迷,Raikkonen表示他们这个暑休应该是没得休......很「可惜」Mercedes两名车手没能延续之前六站每隔一站撞一次的「惯例」,但Lewis Hamilton在我们连续两期的四站比赛中全部获胜(至此,Nico Rosberg开季的四连胜应该已经被彻底忘记),不但在匈牙利站实现黄金交叉,更在队友地盘的德国站后进一步将差距拉开到19分!但在这两人酣战的同时,今年最接近Mercedes(儘管还是很远)的对手已经从Ferrari换成了Red Bull,这会成为今年下半季的主轴吗?

    还记得去年Sebastien Vettel刚开始替Ferrari出赛时的光景吗?第二场比赛就获胜、全年总计达到超标的三胜(或许也是领队Maurizio Arrivabene设定的两胜目标太低?),当时全世界都相信红军挥别Fernando Alonso之后迎来的Vettel将带领他们再登巅峰、甚至可能複製他同胞前辈Michael Schumacher的霸业王朝,使得大家对他们今年的进展有了更高的期望值(远远高于McLaren-Honda拿二十几年前的历史来说嘴的期望值)。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去年开季第二站就获胜,曾经让大家对Vettel带领Ferrari复兴的大业满怀希望。

    表现令人失望

    今年开季预览时,我也用过「反攻的时刻?」当标题来讨论Ferrari更上层楼的可能性,但我当时也提过──我真的很英明,标头后有加个问号──他们去年比前年的成绩固然大有进步,但进步的分数还不到与Mercedes相差的分数,因此若要在今年争冠,除非该队突然有天兵天将附体、且银箭军团出了大包,否则Vettel去年的表现其实就已经差不多到顶了,这当然不是马后炮,因为我在半年前已经说了。但Ferrari新车有一些改头换面的设计,因此并非完全不值得期待(若能在亚军的基础上再多拿点积分,便已是完全及格),结果不只是第二场、现在12场都过去了,Ferrari仍然一胜未得,甚至最近三场完全没上颁奖台。Mercedes前几次的互撞可以算是出大包(以该队风格而言),但因此捡到皮夹的并非Ferrari、而是本季开低走高的Red Bull,人家现在把準亚军位置也拿走了、而且也未显示下半季会疲软的迹象,那红军该怎幺办?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Ferrari领队Arrivabene原本的专长是市场行销,使得他对经理人才的重视超过技术人才。

    转投红军第二场比赛就获胜,这或许会让你对这组搭档的期望值攀昇,但我要提醒:当年Alonso转投Ferrari第一场就获胜了,结果五年过去,他拿了几个冠军?一个都没有、还在怨怼下分手。期望值就是压力,红军这个牌子出产的压力锅,就是在一开始的期望值太高,因此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去年的成绩虽然算是某种程度的宣洩,但其实也给今年累积了更大的压力。跑了12场都没胜绩,这样下去只有一种结果:炸锅!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Raikkonen今年的表现并不输Vettel,若纯以积分定调谁是主力车手,后者可不见得安泰。

    持续累积压力

    红军牌压力锅的产品特色正是炸锅,但这锅是怎幺个炸法?在Alonso时代已经看得很透彻,就是车手求好心切→赛车战力始终不够→车手开始批评车队→车队反而怪罪车手→双方翻脸导致决裂,Alonso五年的青春就是这样虚耗的,搞到年纪已成「大老级」的他还要换一支百废待举的车队去蹲点,但那时起码也是三年后才让人看出这种趋势,Vettel现在才一年半,他却已经说出「Ferrari在退步」这种言辞,即便他没说错,但这种话在这支车队是禁语。

    因此,Vettel-Ferrari这个组合恐怕不但已经是炸锅可期,而且这个锅恐怕会比上一次炸得更快?不要说Vettel,任何人都看得出来Ferrari比去年更差了,与其讨论红军该「怎幺办」,眼下更该先搞清楚的是红军「怎幺了」!更糟的是Alonso五年的成绩起码都优于队友,而今年目前超过一半的场次Kimi Raikkonen的赛后积分都还高于Vettel(包括撰文当时的现在),若纯以积分论输赢,Ferrari该考虑去留的似乎不应该是Raikkonen吧?

    假如Ferrari这次要炸锅,这就是个很好的炸点:大张旗鼓的、四届冠军的、正值盛年的头号车手Vettel,成绩竟不如现役最年长、职业生涯已薄西山的一届冠军Raikkonen,对红军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代罪羔羊了,甚至新闻标题我都已经想好:「『令人』失望(而不是『自己』失望)的前四届(世界)冠军」!在这样的环境下,只怕Vettel和Ferrari的蜜月期会更早结束(搞不好已经结束了),然后再次複製每下愈况的混乱期。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Allison是现今F1少有的技术人才、也是去年红军复兴的推手,但丧妻之痛令他倦勤。

    技术人事动荡

    季初,你可以说Ferrari的运气不好,确实:Vettel和Raikkonen轮流故障、轮流被撞,两人至今只有一次同上颁奖台(就是因Mercedes车手互撞而给Red Bull的Max Verstappen捡到胜利的那次),积分难有大幅进展,而且这两人本来就私交甚笃,队内少了Red Bull和Mercedes那种相互竞争求进步的推力。但到了季中,你发现不只是如此,甚至最近两站的起跑第二排都双双给Red Bull佔去,这必定是Ferrari的车辆性能有什幺不对了吧?

    在技术方面,Ferrari内部陷入人事风暴,早在开季四场均未获胜时,义大利媒体已经传出该队将以随Raikkonen回锅而从Lotus(现Renault)一起来奔的技术总监James Allison取代Arrivabene接任领队,但Vettel抨击这则报导,Arrivabene则声称这是来自Mercedes阵营的分化计谋,不过这个计谋仍然奏效:Allison于7月离职(传闻谁要取代我?我就先砍谁),后续还将造成他从Lotus带来的技术团队陆续离开核心,例如首席空力工程师Dirk De Beer。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赛季过半,Red Bull的风采已经完全盖过Ferrari,若连亚军都争不到,还争什幺冠军?

    事实上,当Allison的妻子在今年开季前的2月因癌症而猝逝后,他就无心于工作,但他的离职,意味着Ferrari新一批技术班子的瓦解,而且Arrivabene宣布他们的技术团队从此不再是一人主导制、而改为多人共决制,可以看出这已经是Ferrari打算要分摊责任、甚至是互相推卸责任的开始了。历史上,Ferrari管理团队只要改成多人共治,都是因为内部陷入混乱、并开启未来更大的混乱,例如1990年代「车坛教授」Alain Prost遭到开除,并解僱领队Cesare Fiorio、改成三人共管的乱局。

    义大利舆论现在是媒体开始唱衰Ferrari领导阶层,若按照历史模式,接下来该是车队批判主力车手了,虽然不知何时会开始,但恐怕不会比Alonso的时候慢;但无论如何,Ferrari今年应该已经没戏唱了,Vettel暗示该队已将问题解决方案(真的有解决方案了吗?)用在明年规则修改后的新车设计,那我们就从明年再开始看这支车队的走势吧!(但并不是说我今年就不会再提到他们了)王以平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要说Ferrari今年对F1的贡献,恐怕首推多次测试座舱保护设备Halo而已......

    FIA再砸自己脚(知过能改?)

    今年季初,我们就介绍过「F1史上最短命规则」、也就是所谓「大逃杀」式的即时淘汰制排位赛,当时已让FIA委员会的威信再度受到质疑;而自今年起严格执行的无线电禁令也走上同样命运。上期讨论过无线电禁令的斟酌眉角:英国站Nico Rosberg面临变速箱可能故障,Mercedes透过无线电指导他该如何因应,儘管受罚,但确保了他的完赛得分,竞赛者永远都在思考如何利用或钻营规则的漏洞,而执法者只能事后补救,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匈牙利站前,FIA修正了无线电通讯规则:如果无线电通报车况有问题,该名车手必须连带进休停站一次、否则直接除名,理由是既然你说了车况有问题,那进站检修是应该的吧?这个规定就令车队无法利用规则获取侥倖,毕竟多进站一次──即便什幺事都没做──的时间损失是难以接受的。但这新规则有两项免责状况:一是只有车况问题无法由车载感应器得知、且唯一目的仅是为了解决车况故障,才可进行无线电指导,如果指导后的性能比故障前更好,则同样视为违规。二是以往规定出了车库就不能进行无线电指导,现在将禁止範围缩小到只在跑道上,亦即可以在正常休停(离开主跑道)时进行指导。

    暑休?暑修!「红军牌压力锅」即将炸开?叫车队在暑假不能休息,结果跑去和自己1岁孩子的妈Minttu完婚......还是要恭喜冰人再婚啦!

    不过,以上两段仅过一週就都成了废话:德国站前,FIA宣布严格执行了半个赛季的无线电禁令全面取消,只剩下暖胎圈到起跑前不允许任何通讯、以免车队提醒车手起跑设定,其余时间任何通讯内容完全不再受限。这些修改不必通过FIA委员会批准,因为这原本就只是FIA比赛总监Charlie Whiting的技术指令、并未正式写入规则书。面对频繁修改的比赛规则,Fernando Alonso呼吁FIA重视规则的连续性和一致性,朝令夕改的规则不利于这项运动的发展,他说:「绝大多数时候,我们修改的规则只是回到两週前、两个月前、甚至两年前的旧规则而已......这对我们来说当然不是问题,因为适应规则是我们的专业工作,但稳定的规则才有利于车迷的跟随。」另外,匈牙利站排位赛最后一圈出现黄旗,大家都认为此时无法再跑成绩了,但Rosberg却在此时跑出竿位圈速,这结果普受争议,因此FIA策略小组也决定:排位赛期间如果出现双黄旗状况,就直接转成红旗(全场暂停),该圈成绩一律不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