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项目之家 >指槟州政府玩政治‧许子根拒交代土地案 >
指槟州政府玩政治‧许子根拒交代土地案
    指槟州政府玩政治‧许子根拒交代土地案(槟城)槟州政府之前致函要求前槟州首长许子根出席土地案调查小组的听证会,交代前朝政府执政时期所发生的一宗土地案,许子根週一(5月4日)回函表示不会出席听证会,并促请州政府勿政治化该课题,应把注意力放在向法庭争取减少土地案败诉的赔偿金。在这宗陈合裕(Tang Ha Ju)土地案,高庭早前谕令槟州政府必须交出1467万令吉作为土地案败诉的赔偿抵押金。应专注争取减赔偿金负责调查此土地案的槟州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说,他是于週一接到许子根从首相署传来的传真,表示不会与调查小组会面。他说,许子根在其回函中也指责林冠英政治化此土地案,要求州政府把注意力放在向法庭争取减少赔偿金,如聘请最好的律师。“虽然如此,我们不会气馁,我会再次写信给许子根要求他出席听证会。”他说,调查小组也已经写信给前行政议员丁福南和前副首长阿都拉昔,要求他们出席听证会,不过两人都没有回信。“我们之前曾写信给阿都拉昔,不过他拒绝出席听证会,并表示所有关于土地案的资料都已经记录在文件内。现在是写第2封信给阿都拉昔。”针对是否给予他们一定的限期与调查小组会面,他说,他是给每个人不同的限期,如要求阿都拉昔必须在5月28日之前与州政府会面。他说,目前只有直落巴巷州议员拿督希尔米与州政府会了面,对方是在今年初与州政府会面。希尔米也是前槟州副首长。“我们其实已经召见了多位政府官员,但是觉得前行政议员也有必要解释这件事。”针对希尔米与州政府会面后,为何还无法找到土地案的真相,而要召见其他行政议员,拉玛沙米说,由于这宗土地案的发生经过是从县土地局到土地委员会,过后再到行政议会,所以需要召见不同的人。“州行政议会是以许子根为首,土地委员会主席则是希尔米,过后由阿都拉昔接任。这些都是土地案中关键性的人物。”他强调,他们不是在调查许子根,只是要问许子根问题。前朝曾拒土地案庭外和解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揭露,或导致州政府赔偿4000万令吉的陈合裕土地案的主角陈合裕,在2004年曾经致函向州政府提出庭外和解,要求州政府支付180万令吉和以其他土地取代,不过不被前朝政府所接受。他说,前朝政府有必要交代,为何当初不接受陈合裕要求庭外和解的方案。他今日(週二,5月5日)召开记者会出示陈合裕于写给州政府要求庭外和解的一封信说,陈合裕当时提出3个庭外和解的要求。其一是要求州政府支付185万令吉,其二是以柔府一块土地取代,其三是发出一块15英亩沼泽地的临时地契给他。林冠英说,这封信当时是写给阿都拉昔、丁福南、刘一端以及当时的州法律顾问茜莎瓦蒂。“我们要知道到底发生了甚幺事,为何当时不接受庭外和解的方案,使到案件被逼带上法庭,但是他们却不愿意出席听证会。”“许子根如今是管理表现和廉政的首相署部长,这就是他的作法吗?以为可以洗手脱身而去。他必须要交代,这是人民的金钱,我希望他不要再逃避。”他说,州政府成立的土地调查小组有3大目标,即找到真相、鑒定州政府行政上的漏洞并加以补救,同时让人民知道真相。“国阵必定会指我们有政治意图,我们做甚幺事情都被批评存有政治意图,之前向巫统追讨门牌税也被指我们有政治意图。”“我们只是在执行法律,国阵不能用政治意图来掩盖所有错误,把黑的说成白。”槟面临承担赔偿金4000万针对法庭谕令州政府必须支付1467万令吉作为陈合裕土地案的赔偿低押金,林冠英说,州政府会设法筹足这笔钱。他说,如果州政府最后无法向法庭争取减少赔偿数额,所要承担的赔偿金高达4000万令吉。这笔赔偿数额已经对州政府所要推行的回馈老人计划带来影响。“如果以全槟150万人口来看,每人必须付27令吉。如果以全槟15万名乐龄人士来看,那这笔赔偿金会导致每名老人减少获得667令吉。”他说,虽然如此,州政府会设法支付法庭赔偿抵押金,同时也会继续推行登记回馈老人的计划。“我们会设法找钱来推行这计划,就好像我们之前成功找钱消除槟州赤贫问题一样。”他说,国阵肯定会指我们以土地案来转换视线,虽然必须承担前朝政府过失所导致的后果,但是州政府会去面对它。“如果前朝政府做对,我们会称讚,好像乔治市获得世界文化遗产地位,我们也感谢前朝政府府,但是当前朝政府做错,为何连一个道歉也没有。”康华丽堡管理权延长招标林冠英宣布,康华丽堡管理权公开招标的期限,将延长多一个月至7月1日,让有兴趣的业者有更多时间考虑。他说,州政府已经接到数份本地公司提呈的建议书,并没有外国公司向州政府提呈建议书,不过有接到不少外国公司的询问。他说,这项公开招标是公开给本地和外国公司。有兴趣的业者如果想要到现场巡视,可以预先通知州政府。‧2009.05.05

    上一篇: 下一篇: